从封闭到开放——档案馆建筑设计理念转变探讨

2018/3/9 12:22:27

作者:傅筱  沙晓冬

〔提要〕近年来,我国的档案工作理念逐渐从封闭走向开放,这一变化引起了档案馆建筑设计理念的相应改变。本文结合工程实践,着重探讨了理念转变之下的档案馆建筑在总体布局、外部形象、内部功能、空间组织等方面所发生的变化,以期对从事档案馆建筑设计的设计者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关键词:开放式档案馆 共建 休闲 长兴县图书馆、档案馆

ABSTRACT/Recent years, domestic archives work gradually changes from close toward open. The idea of architectural design for archives correspondingly changes. In sight of a project practice, this paper mainly discusses the changes occurred in archives building on aspects of general layout, external image, internal function and spatial composition. Hope it could be used as reference for archives design.

KEY WORDS/Open-archives, Comprehensive utilization, Leisure archives, Changxing library archives


2002年前后,全国许多省市档案局相继组织召开了档案馆建筑研讨会,并邀请了有关建筑设计人员一道共同研讨21世纪我国档案馆建筑设计理念转变的相关问题。笔者有幸参加了浙江省档案局于2002年10月11日召开的“浙江省档案馆建筑研讨会”。与会期间,笔者和一些知名的档案馆专家及建筑界同行交流了档案馆建筑设计的一些心得体会,并参与了《浙江省档案馆建筑设计规范》(初稿)的研讨。本文将一些看法和认识加以整理,并结合自己的实践,探讨一下当前我国档案馆建筑设计的变化趋势,以期对从事档案馆建筑设计的设计者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一、 建国以来档案馆建筑发展的四个阶段
档案馆是党和国家的科学文化事业机构,是永久保管档案的基地,是科学研究和各方面利用档案史料的中心。自建国以来,党和国家就十分重视档案馆的建设和发展,新中国档案馆建设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中期,可称之为“库房时期”。这一阶段档案馆的主要任务是收集重要的档案资料,大力培训新中国紧需的专业技术人员,并于1954年在北京成立了中央档案馆。这阶段档案馆建设远没有形成体系,仅仅解决了存放档案的库房和柜子问题,是新中国档案馆建筑的起步阶段;第二阶段是从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中期,可称之为“战备时期”。1969年中苏珍宝岛事件引起了国家对战争时期档案安全工作的重视,于是将重要的档案资料从地上库房转移至了战备的档案洞库存放。由于从地上转移至地下,这一时期地上档案馆的建设几乎中断,更谈不上任何发展的可能;第三阶段是上世纪70年代后期至90年代中期,可称之为“功能时期”。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全国各地档案数量俱增,全国开始进入了档案馆建设的高潮,但对档案馆建筑模式的研究几乎没有多少成功经验可借鉴。该阶段探索的主要成果是建筑内部布局和档案馆使用工艺流程的相互关系,从基本上解决了档案馆三大功能区和建筑内部空间的结合问题,总结出一些平面模式,如回字型、工字型、]型等等,并逐步完善了相应的建筑规范制定工作;第四阶段是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至今,可称为“理念时期”。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档案的载体形式和人们对档案的认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00年全国档案工作会议(郑州会议)明确提出,要转换观念,改变认识,把档案馆建设成“两个基地,一个中心”的要求。所谓“两个基地,一个中心”是指党和国家要求把档案馆建设成档案保存基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档案信息服务中心,并有着相当程度的开放性[1],而且允许普通民众自由查阅政府现行文件(红头文件)。至此,档案馆终于揭开了其神秘的面纱,开始从封闭走向开放。随着档案工作理念的转变,也就必然引起了建筑设计理念的相应转变,这将引起建筑布局、外部形象、内部功能、空间组织等一系列变化。
二、 档案馆建筑设计理念转变      
1、 从封闭到开放
我国传统的档案馆均以存放档案资料为目的,“保存”是首要任务,加之档案文献中部分是国家机密文件,档案馆常常被认为是一个国家的保密机构。然而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档案馆不仅仅是一个存放文件的库房,更应该作为一个可以很好利用的信息中心,充分满足每个公民享有档案公共信息资源的权利,这就要求档案馆具有一定程度的开放性。但是,开放的含义并非只是满足市民的自由出入,而是指档案信息必须服务于公众。服务是双向的,一方面公民可以自由获取一定范围内相关档案资料,如了解国家相关政策、法规,阅读国内外的历史、地理、民俗等文献资料,甚至档案馆可以提供存放个人档案资料等服务;另一方面,国家通过档案馆对民众,特别是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提高民众文化素质等宣传活动。因而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开放,除了要改变以往档案馆“库房”般的封闭形象外,更为重要的是为各种开放活动提供实质性的建筑空间,要打破传统的档案保存、档案借阅、技术管理三大块模式,将各种服务空间如展厅、多媒体视听室、现行文件查阅中心、会议、培训等等作为重要的空间组成部分。这是以往档案馆设计中较少或根本勿需考虑的内容。展厅不再是依附于走廊侧墙上的橱窗,而是一个能容纳多种展览形式,可自由灵活划分的多用途空间,并且根据不同等级的档案馆,对其展厅的规模也有相应的标准,如《浙江省档案馆设计规范》[2]中就明确规定市级档案馆永久性展厅为300平方米以上,对外展厅600平方米以上,其目的就是充分强调档案馆的开放服务功能。永久性展厅主要用于陈列一些珍贵的档案资料,对外展厅则用于举办灵活多样的展览,甚至可让市民举办个人资料展,艺术作品展等等。多媒体视听室(市级200平方米以上)主要是针对档案资料载体形式的变化而新增设的空间,与图书馆一样成为必须的功能空间。现行文件查阅中心(市级200-300平方米)则是让市民自由查阅政府现行文件的场所,这也是开放式档案馆重要特征之一。而会议、培训等内容则为文化交流、民众教育提供相应的服务空间。
2、 从独建到共建
过去从“保密”与“保存”的角度出发,档案馆建筑的选址常常倾向于远离市区、环境优雅、空气清新的风景区,如中央档案馆就坐落在北京市郊的温泉乡。档案馆建于空气污染小的城郊地带,确实有利档案保护,但由于交通不便,无形中在档案馆与广大公众之间设立了一道屏障,不利于档案馆的开放性。而今,面向社会,开放服务和多种功能对档案馆建筑选地的要求,不再同于过去单纯以环境质量为主的做法,选址更多的要考虑吸引和方便公众,便于发挥档案馆的开放服务功能。从这个角度而言,宜把档案馆建于交通方便的市区。而且随着我国经济条件的提高,只需使用恒温恒湿机就可容易地让库房的空气质量达到国家规定的标准。此外,过去还有不少档案馆建在政府机关大院内,这是认为档案馆是政府附属机构的结果,这无疑和开放式档案馆理念背道而驰。因而,现今档案馆必须走进市区,走出机关大院,接近公众,成为服务公众的,开放式的信息资源场所。然而仅仅走进市区并不能实现完全意义上的服务公众,还必须提倡“共建”理念。所谓“共建”就是指在规划布局上打破将档案馆独自封闭建造的传统做法,而与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等文化设施有所协调,将这几种性质相近的文化设施统一整合,合理进行资源配置。在布局上,既可适当集中,以形成整体的区域文化优势,也可适当分散,以普遍提升各区的文化品味。这也就要求在认识上把档案馆看作是同图书馆、博物馆一样的向社会高度开放的文化场所,在设计中把它作为一个重要的城市开放空间加以合理规划。此外,“共建”的理念还体现在档案馆和图书馆等文化设施的资源共享上。既可以是实体空间的资源共享,如报告厅、展厅,也可以是信息资源在虚拟空间(网络)上的共享,以达到资源优化,合理使用的目的。
3、 营造休闲式空间环境
在西方一些发达国家,档案馆的建造是从整体文化氛围的角度去考虑它的场所性质,它与图书馆、博物馆、科技馆一样,是面向公众的文化休闲场所。如英国国家公共档案馆,宽敞明亮的大厅里,布置有网吧、书店、展厅、咖啡厅等休闲设施,人们在馆内可以安静地,悠闲自在地逛书店,或阅览档案原件,或上网浏览,或观看各种展览,甚至可以坐下来喝上一杯香甜浓郁的咖啡。该馆还定期举办各种活动,如专题讲座、历史时期服饰舞会、历史事件化装舞会、诗歌朗诵会、圣诞晚会(介绍历年英国怎样过圣诞节)等等,内容可谓丰富多彩。相比之下,中国以往的档案馆由于观念上的制约,似乎档案馆里存在休闲功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然而随着对档案馆社会功能认识的改变,让档案馆走向休闲,贴近公众已成为我国档案馆发展的一个新趋势,休闲空间已成为档案馆空间组织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档案馆空间组织模式将由保存、借阅、技术管理三块式转为保存、借阅、技术管理、对外服务四块式。在功能块的面积分配上,过去提倡 “三三制”,所谓“三三制”即保存、借阅、管理各占三分之一;而今则提倡“三三一制”,即保存、借阅、技术管理、对外服务的面积分配比约为3:3:3:1。由于休闲功能的引入,档案馆内部空间组织将打破传统的小门厅+走廊+库房的单调空间布局,呈现出灵活多变的空间布局。然而,如何跳出传统的固有模式,创造新的档案馆内部空间布局,值得在我们实践中探索。
三、长兴县图书馆、档案馆建筑设计
长兴县图书馆、档案馆建筑是我们将上述理念付诸实践,进行探索的一个实施项目,设计时间为2002年8月至2003年4月,将于2004年完工。该建设基地位于浙江省长兴县龙山行政文化新区西侧,面向市民休闲广场,占地约8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18000平方米,包括图书馆、少儿图书馆和档案馆三座建筑。其中档案馆建筑面积约7000平方米。建筑整体布局首尾相连,环抱秀丽的龙山森林公园,前临景观良好的城市滨水空间,可谓依山傍水,环境优美。在设计中,我们除了处理好建筑与环境的相互关系之外,对如何创造一个开放式档案馆进行了一些探索:
1、在总体布局上,强调“共建”理念,把档案馆和图书馆、少儿图书馆作为类似性质的城市开放空间场所进行统筹规划,做到三者既相互独立,又有机统一。将其放于同一区块内,增强了整体文化优势,成为城市信息资源的中心,读者可以方便地利用图书馆和档案馆的文献资料。
2、在空间上利用上,尽量做到资源共享,如报告厅、展厅等功能两馆可以相互共享,避免重复建设。
3、在外部形象上改变档案馆以往封闭的库房形象,利用各种虚空间创造出明快,开敞的建筑外部空间。

4、在内部空间组织上,打破了过去单一的线性空间联系方式,而利用休闲空间的介入,创造出丰富的空间感受。如档案馆对外交流活动的共享大厅呈流线型,既引入了室外优美的自然景色,又使内部空间自由灵活。并在库房和阅览区之间设计了两个朝向龙山公园的中庭,既避免了单调的走廊式连接,同时又可以欣赏龙山美景。整个内部空间由三个共享空间串联,每个空间都可以容纳多种多样的交流活动,并与室外庭院有机联系,人们既可在中庭内观看展览、上网、喝咖啡,也可以到庭院里坐下来休息交流,从而营造出开放的,休闲式的档案馆空间环境。

四、 结语

纵观中外档案馆发展历程,18世纪末法国大革命中通过的穑月法令就将档案馆的开放用法律制度固定下来。相比之下,我国在80年代初才开始逐步开放历史档案。而对开放式档案馆建筑设计的理论探索和实践则是近几年才被人们逐渐重视,因而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然而,开放是必然的,是历史趋势,所以我们应从认识上打破过去对档案馆建筑形成的固有观念,并借鉴国外先进的理念和成功经验,在实践中创造出真正面向公众的,开放式的档案馆。值得一提的是,本文所探讨的开放式档案馆和传统档案馆相比,变化主要发生在档案利用人员(公众)的活动空间上,而传统档案馆的内部核心(保存和技术管理)并未有太多的改变。但是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开放式档案馆将由实体空间开放走向虚拟的网络空间开放,即数字化开放档案馆[3]的出现。这必然会触及传统档案馆的内部核心,届时档案馆建筑空间又将以何面目出现,值得我们关注和研究。


  注释                                
[1] 档案开放是指将保存在档案馆的、经过鉴定可以向社会开放的档案,向持有有效证件的机构和公民提供档案利用服务的过程。档案及档案馆的开放受制度、思想观念、业务水平、人员素质及经济条件的限制。
[2] 该规范详见《浙江档案》2003.1第15页。
[3] 数字档案馆(Digital Archives)是指建立在现代信息技术的全面应用基础上,以数字化方式存在的开放式档案馆。池晓波、朱莉:虚拟档案馆及其有关问题探讨,浙江档案,2001年,1期。
参考文献  
1. 许晓云:开放式档案馆的建设,中国档案,2002.11。


 2.姜之茂:休闲日增与档案馆,中国档案,2002.2。

3.姜之茂:论档案馆建筑设计的方针原则,档案学研究,2002.3。
    4.周长岱:我国数字化档案馆发展探讨,北京档案,2002.1。